《墨总宠妻有点甜》乔圆圆墨司爵第39章txt免费阅读

来源:yw   作者:无左   时间:2022-06-24 00:18:01

在众多的都市文类型小说中,无左创作的《《墨总宠妻有点甜》乔圆圆墨司爵》或许不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部,但是相信很多人一定听过《墨总宠妻有点甜》乔圆圆墨司爵的名字,无左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,所写之文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。五年前,他是静海第一大少,五年后,他是范家的上门女婿,古玩店一个小小的跑堂,受尽岳母与小姨子的欺负。却不知有一天,全静海的豪门巨富,全都上门跪求废婿出手!

第十四章打脸刘大少

“苏尘,你装的还倒是像那么一回事似的!一会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收场!”

  刘晓东白了苏尘一眼。

  “真以为赌石就和买大白菜一样吗!”

  刘晓东身后的几位赌石高手也纷纷为自家主子找场子。

  “不是什么人都能赌石的!”

  “看你那副穷酸相,这十万块应该是花光了你的全部身家吧!”

  “说不定还欠了一屁股债呢!”

  “小子,没钱就别学我们刘少赌石!这三十几万对我们刘少来说不过是账户里的零头,输了就输了!你怕不是后半辈子都要去搬砖吧!”

  几人再次哄笑起来。

  解石师傅丝毫不受影响。

  动作麻利,手起刀落。

  尽管周围人对这块石头并不抱有期待。

  但还是聚精会神地盯着。

  一刀下去,两面全灰。

  顿时!

  刘晓东等人笑成了一团。

  “真是笑死我了,这傻屌不会真以为随便一块石头都能出货吧!”

  “现在估计都吓傻了吧!”

  “我不行了,我笑的肚子都疼了!”

  “你们快扶我一下!”

  “苏尘,还等什么呢!”

  刘晓东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  “愿赌服输,跪下吧!”

  “别着急!”

  苏尘在其中一半的石头上又花了一道。

  “师傅,照着这个痕迹再来一刀。”

  “苏尘,就你这块破石头就算切成粉末也不可能出绿,你还是趁早死心吧!”

  只不过,刘晓东话音刚落。

  他甚至还没从喜悦中缓过来。

  霎时!

  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!

  “这,这不可能!”

  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解石师傅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他连忙拿出手电筒照了上去。

  这水头!

  这色泽!

  老坑高冰翡翠!

  而且绝对称得上是极品!

  一时间刘晓东还没有反应过来,以为众人是在为他喝彩。

  “苏尘!你就认命吧!”

  “趁着现在我的心情不错,你乖乖跪下磕头,我就不难为你了!要不然的话,你可就别怪我不念及往日旧情了!”

  没想到,苏尘只是轻笑了声。

  “我只以为刘少你是脑子不好使,原来眼睛也有问题!”

  “你特么说谁呢!”

  刘晓东满脸愠色。

  身后的人轻微拽了拽他的袖子。

  “刘少,苏废物他的石头出绿了……”

  “放屁!”

  “他那块石头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刘晓东的眼神落在那处开口上,瞬间哑然。

  “刘少,我记得你刚才说如果我的石头出绿了,你就要和我一个姓是吧!但我苏家可生不出你这种不孝的子孙!”

  苏尘眸中带火,暗藏怒意。

  十分不屑地冷哼了一声。

  与此同时,有些经济实力的人全部围了上来。

  这老坑高冰翡翠可不比其他。

  可遇不可求的好料子!

  但凡加工上用点心,转手都是几十倍的大赚特赚。

  “小兄弟,我看你的面相救远非常人,不如将此原石转给我,价格方面绝对好说。”

  “小兄弟,我可是第一个来找你的,你可不能转手给别人!”

  “不服我们就叫价,反正老子有的是钱。”

  “叫就叫,爷能怕你!”

  ……

  七吵八嚷,场面一度十分混乱。

  刘晓东趁着众人不注意带着那几名赌石高手就要离开。

  苏尘自是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。

  “关于这块料子的事情,我一会和诸位细谈!在这之前请让我先解决一下我的个人问题。”

  “刘少!”

  他特意大喊了一声!

  “你这是要去哪里啊!”

  “我怎么记得我们之间还有赌约没有完成呢!”

  苏尘似笑非笑地看着楼梯口。

  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被当众叫住,刘晓东的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  “愿赌服输,这不是你刚才跟我说的吗!正好我老婆也在这里,道歉吧!”

  刘晓东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  他双眼微眯,脸色越发阴沉。

  见此,范青连忙上前打着圆场。

  “刘少,这是苏尘跟您开玩笑呢!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!他这人不太会说话,但是心里绝对不是这么想的!”

  一边,她拽着苏尘的袖子拼命地使眼色。

  这刘家现在可不得了!

  自苏家倒台以后,刘家这几年的发展势头迅猛,人脉和地位方面绝对是不容小觑。

  而且也算是范家古玩店的老顾客,范青自是不想把关系闹僵。

 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让苏尘被刘家盯上……

  “这样吧!我也不是那种输了不认账的人!”

  刘晓东的神色有所缓和。

  “我和苏尘也算是老相识,今天这场赌石你买石头的钱算在我的身上。

额外我再给你十万块的精神补偿,如何?”

  今天在场的人众多。

  保不齐就有哪位是隐藏身份的大人物。

  刘晓东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全他刘家的名声。

  至于苏尘……

  一条拔了牙的蛇,何惧之有!

  啪!

  啪!

  啪!

  苏尘突然鼓起来掌。

  “刘少当真是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!”

  “我输了要给你当众跪下磕头,你输了却想花个二十万轻松摆平,你说这世间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!”

  “要不然刘少你过来让我打一巴掌,我也给你二十万!”

  “如何?”

  一撞上苏尘的眼神。

  刘晓东不自觉生出一种错觉。

  苏尘的体内似乎藏着一头凶猛的野兽。

  而他就是那只毫无反抗之力,待宰的猎物。

  定了定心神。

  “苏尘,你可要想清楚了!你早就不是所谓的苏家大少爷了!和我刘家作对的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!”

  “所以刘少你这是利诱不成,改威逼了?”

  “苏尘,刘家……”

  范青黛眉微蹙,满眼担忧。

  她不是不知道苏尘和刘晓东的过节,但此时这么做绝对不是明智之选。

  苏尘对她摇了摇头。

  “刘少要是敢做不敢当就算了!”

  刘晓东死死地盯着苏尘。

  好半天,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刘少家里这么有钱,不会是出门没吃饭吧!这声音如同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!”

  苏尘故意讥讽了几句。

  “好!”

  “你很好!”

  刘晓东双目圆睁,红血丝骤现。

  勃颈上的青筋暴起。

  突然!

  又是“啪”的一声。

  范青一巴掌打到了苏尘的脸上。

 

;…”

  苏尘的目光始终停留在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