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小梨贺烬《侯爷不好撩》全文免费试读

来源:yg   作者:山谷俗人   时间:2022-06-23 23:51:16

《阮小梨贺烬《侯爷不好撩》》中主角阮小梨贺烬《侯爷不好撩》被塑造的非常真实立体,书中的多个配角也都个性十足,让人看完之后印象深刻,小说情节也十分精彩,山谷俗人文笔绝佳,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秋风萧瑟中,他拽着她,目光沉沉“阿兮,别闹了,跟我回宫。”“回宫?你可舍得许我东宫之主?”“朕把这天下万里山河都许你。”

第14章

有人在轻轻拍打她的脸颊,她猛然从轰隆的列车之中惊醒过来,望着眼前这个剑眉星目的男子,有一瞬间,她分不清自己在哪里?

是在现代的北京家中,还是在前世的天城?

顾南封温柔询问道:

“做噩梦了?哭成这样。”

刘玥才知道自己此时是泪流满面的。

原以为对现代的生活没有任何眷恋,却想不到,潜意识里,她是想回到那个独立自由的世界中去,潜意识里会想念那时的人与事。

顾南封掏出手绢替她擦了眼泪与额头上的汗,甚至轻轻拍她的后背安抚她。

她欠了欠身,偏离他远一些。

马车骑的飞快,他们已经出来十多个小时,此时天色暗淡下来,太阳快要落山。

顾南封说:

“前方有个小镇,我们今晚先去那里休息。”

见刘玥疲惫的样子,顾南封亲自驾了马车,加快速度朝镇上去,把运粮的大部队远远的甩在了后面。

顾南封是自由肆意惯了,又多次走过这条商道,所以并没有危机意识,反而是刘玥颇为担忧:

“别离大部队太远,万一有强盗或者山贼,人多才有照应。”

“大部队运粮,晚上不会进镇上,更不会住客栈,他们会守着粮食在外扎营。”

刘玥实在是又累又饿,所以不再说什么,跟他进了镇,找了一处客栈入住。

虽是一个小镇,但属于南北来往的交通要道,所以古镇上的客栈人多而杂。

此时又是晚饭的点,所以一层的大堂处,每张饭桌上几乎座无虚席,有来往的商人,有行走江湖的武艺人,有赶考的书生,亦有镇上官员,总之是鱼龙混杂。

刘玥与顾南封选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坐下,这个位置的视野极好,整个一层大堂尽收眼底。

毕竟是出门在外,又离大部队远,所以两人都留了心眼,警惕看着周边的一切。

看似平静无澜的大堂,看似没有关联的这些人中,都暗藏玄机。

刘玥用只有顾南封能听到的声音说

“第一桌,第三桌,第五桌的菜虽略有不同,但都属于鲁菜系,身型高大,口音相近,明明是一起的,但是他们分开坐,互装不认识。”

“第二桌,第四桌,第六桌,每个客人的风格迥异,但是腰间都有鼓起的部分,明显藏着东西,是一伙人。”

顾南封点头,惊讶于她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观察的如此细致。

“怕吗?”他问。

“怕!”她如实回答,并非怕丧命,而是不愿应对血腥,只希望这些人不是冲他们来的。

“怕的话,晚上跟我同一间房,我不介意,也不需你负责。

”顾南封竟还有精力开玩笑。

“放轻松,这些人若是冲着我们的来的,你想逃也逃不了,若不是为我们的,白白浪费感情担心。”

这让刘玥不得不佩服顾南封的淡定自若。

“万一是冲着我们的,你有方法?”

顾南封两手一摊:

“没有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”

“心真大。”

既来之则安之,两人都酒足饭饱之后,天已全黑,进入夜里。

大堂吃饭的客人都渐渐散去。

两人也到楼上的客房休息,到了顾南封的房门口时,刘玥正想跟他说再见,顾南封却早她一步把她拉进他的房内。

屋内还未点灯,只有月光照的泛着朦胧微弱的光线。

刘玥被困在顾南封与门之间动弹不了,顾南封整个人笼罩着她,身上有很干爽的味道。

他的力气很大,低沉着嗓音说:

“晚上在这住,以防万一。”

“好,现在可以放开我吗?”刘玥很爽快的答应,按照目前的形势,两人住同一间房确实相互有个照应。

反而是顾南封颇为意外

“你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?”

“你不是一直对我图谋不轨吗?”她反问。

“刘玥,你别太有恃无恐。

”顾南封被她揶了一下,声音低沉,气息就拂在她的耳边,有一丝丝温热。

顾南封原本只想开个玩笑,故意这样做,想看看刘玥的反应。

但这个女人,与那日在封府的荷塘边上,一模一样,没有任何紧张,平静的倒显得他有多幼稚。

而现在,在朦胧的月光之下,在这么静谧的房内,如此近的距离,他心中又涌起那股异样的情绪,身体随之起了变化,是他非常熟悉的感觉,在刘玥身上淡淡的体香扑入他的鼻尖时,那股感觉是强烈的,以他无法抵御之势侵袭向他。

他不由自主抱着刘玥的手紧了紧,低头向她的唇吻去。

刘玥也察觉到他的变化,冷声道:

“放开我。”

她的声音很冷,不含任何温度,像是当头一棒,顾南封清醒过来。

松开了刘玥,

“对不起,我失态了。”

“我回自己房间,”她转身要走,但被顾南封抓住了手臂。

“在这住,我保证不会动你。”

他此时目光清冽而坚定的看着刘玥,刘玥最终选择相信他。

他苦笑自嘲道:

“刘玥,你可知在天城,有多少女人想接近我?从前,有被我伤的深的姑娘骂我迟早有天要遭报应,没想到,我的报应来的这么快。”

刘玥想,无论顾南封是出于真心,还是出于游戏花丛的心态如此对她,她都觉得对不起他。

她回到这一世,很多事出乎她的意料之外,似乎是命运在冥冥之中牵引着她往未知的方向而去。

这一夜里,顾南封确实守信,一直离刘玥三步远的距离。

 

他玩味的浅笑道:

“你可知,独立住房意味着什么?”

“我知。

”她平静的回答。

“那你还敢要?你以为我真看上了你?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被困在下方,完全没有任何优势的刘玥,在气势上,却莫名的丝毫不输,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:

“有我替你挡着外面的莺莺燕燕,你也无需逢场作戏,这笔账,怎么算,你都不亏。”

她很平静,很轻声的几句话,却让顾南封的脸变僵硬,但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,哈哈大笑,站直了身,对门外喊道:

“老管家,替刘玥准备一间房,上房。”

刘玥悄悄松了一口气,并未再看一眼一直站在一旁脸色铁青的蓝玉,径直去了所谓的上房。

她的目的达到。

她虽铤而走险走这一步,但她算的明白这笔账,第一,那日清晨,顾南封对她的举动意味

相关阅读